?
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秀美的BITEKI > 秀美的BITEKI
  我焦灼地向她叫喊,用我久已不用的熟悉的语言。只有我和她能够听懂的语言。她终于向我转过了脸:白里透红的圆长脸,细长的眉眼,薄薄的嘴唇,还有略略突出的颧骨。一点不错,就是她!
在这里,我记下了我的恍惚、惆怅,迷茫。烦愁、无聊、泪 水、恼恨、思索。...
date:2019-11-01 04:37  praise:  views:1849
  这还是我的小儿子吗?我简直不认识了。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姿容俊爽而又热情洋溢的诗人,我被他的诗句深深地打动了。我充满感情地端详着儿子:多么漂亮的青年啊!挺拔、健壮、洒脱。充满朝气。当年我投向革命的时候,也就是他现在的这个样子。孩子呀孩子,要是你不要去考虑那些虚无缥缈的大问题,专门学写诗,你一定会有出息的。
屋里静下来,外面隐隐传来王先生和王太太说话的声音。...
date:2019-11-01 04:04  praise:  views:2354
  我的心紧缩了一下。我感到遗憾吗?我从来不这样去问自己。应该得到、可以得到的东西,而没有得到,这是值得遗憾的。可是,你本来想的都只是幻想,是不可能的事,没有得到,理所当然,有什么遗憾的呢?那个当初与我"分化"了的男人,现在也生活得很好。他会顺乎潮流,总漂浮在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,而且善于躲避一切危险的碰撞。你能为他没有受到应有的报应而"遗憾"吗!在这个世界上,应该受到报应而没受到报应的人何止他一个呢?比他大得多的人还有的是,你能一天到晚去"遗憾"吗?世界又会因为你的"遗憾"而改变自己的模样吗?
“你报考中专还是高中?”...
date:2019-11-01 03:41  praise:  views:2043
  荆夫,你曾经说过,一个人不应只是等待,而应积极地去创造。非常正确。现在,我就想创造,与你一起去创造。生活过、思索过,就应该收获。不论收上来的是野草,是蒺藜,总是我们的创造,心血的创造。从小,我就梦想当作家。可是,前半生我只作了一名文学系的学生和教师。我曾经自讽自嘲:眼高手低,志大才疏。现在我才懂得,原因在于我没有认真地、独立地生活过、思索过、痛苦过、欢乐过。我为此付出了代价。巨大的代价啊!可是,收获也将是巨大的。不应该不是巨大的,不可能不是巨大的。只要一息尚存,我就不会停止向生活索取!荆夫,生活既然压榨过我们,为什么我们不能也压榨生活?
吃过饭,阿桂她们去了办公室,Ala去找方芳了。...
date:2019-11-01 03:27  praise:  views:293
  耳朵已经火辣辣的了,现在脸也有点发烧。她说的是实情。"四人帮"横行的时候,她也天天揪我的耳朵。
“不许你拿我的名字开玩笑!”方声喊。...
date:2019-11-01 03:19  praise:  views:1178
  "我们来个约法三章吧!"我的语气冷峻得怕人。
“嗳,拉儿买的煤气灶,不热的,再说,天再热也得吃饭。”母亲去了锅屋(厨房)。...
date:2019-11-01 03:00  praise:  views:785
  妈妈立即推开我,站起来。我拉着妈妈说:"妈妈,我错了。"
“关键是这种新牌子坏了不好修,谁敢要?”慕容又问。...
date:2019-11-01 02:37  praise:  views:2923
  这震耳欲聋的噪音!学校宿舍已经离开市区较远了,还是这么闹。临马路的窗子,关了不是,开了也不是。关了,显得阴冷。开了,就是这种噪音的奏鸣,可以致人神经分裂的噪音。还是关上窗走出去好。憾憾中午不回来吃饭,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干什么?随便到哪里混顿饭吃算了。
她只是激动得说不出话。...
date:2019-11-01 02:19  praise:  views:2122
  "下午练歌,要参加学校歌咏比赛,没有人陪他出去玩了。"女孩子回答。
他初来时比柏敏要矮,现在却比她高出许多,柏敏为此很高兴,常常站在他跟前看他又长高了多少。...
date:2019-11-01 02:16  praise:  views:344
  这一条线是曲的,还真难画。其实,宇宙万物的运动多是曲线的。曲线比直线更真实自然。可是画在书上的,却往往直线居多。何以然?曲线难画。
太阳似乎要落,摇曳地扯着一片余辉,把西面的半边天染成了彩色。人的心在绚丽的世界里摇荡,温柔地拍打出圈圈涟漪。楼下一片。金碧辉煌,仿佛镀了金。...
date:2019-11-01 01:58  praise:  views:2328

点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