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"那你是什么意思?" 那你交友是一种艺术

作者:土耳其剧 来源:格鲁吉亚剧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11-01 04:04 评论数:

那你  交友是一种艺术。

这孩子可是利害,意思从小就是大男孩似的,意思一直到大也没改。四五岁的时候,就满街上和人抓子儿,押摊,耍钱,输了就打人,骂人,一街上的孩子都怕她!可是有一样,虽然蛮,她还讲理。还有一样,也还孝顺,我说什么,她听什么,我呢,只有她一个,也轻易不说她。“她常说:那你‘妈,那你我爸爸撇下咱们娘儿俩走了,你还想他呢?你就靠着我得了。我卖鸡子,卖柿子,卖萝卜,养活着你,咱们娘儿俩厮守着,不比有他的时候还强么?你一天里淌眼抹泪的,当的了什么呀?’真的,她从八九岁就会卖鸡子,上清河贩鸡子去,来回十七八里地,挑着小挑子,跑的比大人还快。她不打价,说多少钱就多少钱,人和她打价,她挑起挑儿就走,头也不回。可是价钱也公道,海淀这街上,谁不是买她的?还有一样,买了别人的,她就不依,就骂。

  

“不卖鸡子的时候,意思她就卖柿子,意思花生。说起来还有可笑的事呢,您知道西苑常驻兵,这些小贩子就怕大兵,卖不到钱还不算,还常捱打受骂的。她就不怕大兵,一早晨就挑着柿子什么的,一直往西苑去,坐在那操场边上,专卖给大兵。一个大钱也没让那些大兵欠过。大兵凶,那你她更凶,那你凶的人家反笑了,倒都让着她。等会儿她卖够了,说走就走,人家要买她也不给。那一次不是大兵追上门来了?我在院子里洗衣裳,她前脚进门,后脚就有两个大兵追着,吓得我们一跳,我们一院子里住着的人,都往屋里跑,大兵直笑直嚷着说:‘冬儿姑娘,冬儿姑娘,再卖给我们两个柿子。’她回头把挑儿一放,两只手往腰上一叉说:“不卖给你,偏不卖给你,买东西就买东西,谁和你们嘻皮笑脸的!你们趁早给我走!’我吓得直哆嗦!谁知道那两个大兵倒笑着走了。您瞧这孩子的胆!“那一年她有十二三岁,意思张宗昌败下来了,意思他的兵就驻在海淀一带。这张宗昌的兵可穷着呢,一个个要饭的似的,袜子鞋都不全,得着人家儿就拍门进去,翻箱倒柜的,还管是住着就不走了。海淀这一带有点钱的都跑了,大姑娘小媳妇儿的,也都走空了。我是又穷又老,也就没走,我哥哥说:

  

‘冬儿倒是往城里躲躲罢。’您猜她说什么,那你她说:那你‘大舅舅,您别怕,我妈不走,我也不走,他们吃不了我,我还要吃他们呢!’可不是她还吃上大兵么?她跟他们后头走队唱歌的,跟他们混得熟极了,她哪一天不吃着他们那大笼屉里蒸的大窝窝头?“有一次也闯下祸——那年她是十六岁了,意思——有几个大兵从西直门往西苑拉草料,意思她叫人家把草料卸在我们后院里,她答应晚上请人家喝酒。我是一点也不知道,她在那天下午就躲开了。晚上那几个大兵来了,吓得我要死!知道冬儿溜了,他们恨极了,拿着马鞭子在海淀街上找了她三天。后来亏得那一营兵开走了,才算没有事。

  

“冬儿是躲到她姨儿,那你我妹妹家去了。我的妹妹家住在蓝旗,那你有个菜园子,也有几口猪,还开个小杂货铺。那次冬儿回来了,我就说:‘姑娘你岁数也不小了,整天价和大兵捣乱,不但我担惊受怕,别人看着也不像一回事,你说是不是?你倒是先住在你姨儿家去,给她帮帮忙,学点粗活,日后自然都有用处’她倒是不刁难,笑嘻嘻的就走了。

“后来,意思我妹妹来说:意思‘冬儿倒是真能干,真有力气。浇菜,喂猪,天天一清早上西直门取货,回来还来得及做饭。做事是又快又好,就是有一样,脾气太大!稍微的说她一句,她就要回家。’真的,她在她姨儿家住不上半年就回来过好几次,每次都是我劝着她走的,不过她不在家,我也有想她的时候。以上是我在绥远听到的,那你自此在西北旅途上,那你逢人便问,希望多知道些二老财的事迹。八月十七日到包头,在生活改进社里、公宴席上,又谈到王同春、我就追问二老财,有七十师参谋吴君,看看我惊讶的笑着说,“您倒爱听她的事?这个妇道人家,没有什么才情,但这人可就利害着了!”于是他就滔滔不绝的讲下去,“说起她,我还见过一面。那年吴子玉将军从兰州到北平去,路过此地,我也上车去接。车上尽是男子,却有一个女人,五十上下年纪,穿着大蓝布袄,戴着皮帽,和大家高谈阔论的,我就心烦了,我说,‘这是什么娘儿们,也坐在这里!’旁边有人拉了我衣裳一把,我就没言语。

走到背静处一问,意思敢情就是名满河套的二老财,意思她也接吴将军来了,是请吴将军替她兄弟王英说情。我后来也同她谈过话,这人真能说,又豪爽,又明白。她又约我到她家里去,在五原城里,平平常常的土房子,家里仍是有许多人。她极其好客,你们如去了,她一定欢迎,若要打听王同春的事情,去问她是再好没有的了。”包头一直下着大雨,那你到五原去的道路都冲没了。这次是见不着的了!那你归途中我拜托了绥远的朋友,多多替我打听二老财的事,写下寄给我。如能找到她的相片,也千万赏我一张。

火车风驰电掣的走向居庸关,意思默倚车窗,意思我想:在她父亲捐资筑立的五原城里,二老财郁郁的居住着;父亲死了,兄弟逃了,河套荒了,农民散了!春秋二节,率众到城中河神王同春的庙里,上祭祝告的时候,该是怎样的泪随声坠!王同春的声威,都集在她一人身上了,民十七赵二半吊子围攻五原城之役,不是她单骑退的贼兵么?西北的危难,还在刚刚开始,二老财,你是民族英雄的女儿。你还没有老,你的快枪在哪里?你的死士在哪里?万里长城远远的横飞而来,那你要压到我的头上,那你我从此入关去了。回望着西北的浮云,呵,别了,女英雄,青山不老,绿水长存,得机缘我总要见你一面,——谁知道我能否见你一面?今日域中,如此关山!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五日夜追记。

最近更新

点击排行